Stanley Kubrick漫遊太空50年 就連配樂運用都係學問

《2001:A Space Odyssey》是電影音樂史上很少數所有的配樂皆採既存音樂,卻得到高度評價的電影,而且大師採用的音樂類型,跟當年其他人處理科幻電影配樂的方式,有著很大的不同。影片在影史上有著很高的地位,因為在影像與說故事的氣魄與格局上,它都有著最為傲人的成就,不過,其實在電影配樂這個領域上,完全採用既存音樂也帶來驚人的影響力,大師雖然不是一位電影配樂師,但他為影片所選擇的音樂,直接改變了日後科幻電影配樂的發展。

臨時上陣的《藍色多瑙河》

就算沒有看過影片,都可能有聽說過大師以古典音樂《藍色多瑙河》,來襯托電影中輪形太空站與太空旅行的場景,很有趣的是,最初這其實並不是這幾場戲的首選配樂,大師拍這部電影拍了好幾年,毛片上使用的配樂,一直都是孟德爾頌《仲夏夜之夢》中的詼諧曲,《藍色多瑙河》反而是在上映前夕才換上的,換配樂的原因,也許只有大師才知道真正的答案。然而,這的確是一次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音樂運用,在此片之前的科幻電影配樂,一直都以較為陰暗,神祕與詭譎的音色來描寫太空世界與太空旅程,尤其喜愛使用一些扭曲怪異的電子合成器,將外太空塑造成一個異域,然而大師使用了如《藍色多瑙河》般的小步舞曲,不奇異,不神祕,不未來,它似乎違反了當代科幻電影配樂的所有標準,但它卻展現了前所未有的作用,讓在太空中飄浮旋轉的輪形太空站,在無重力狀況中翩翩起舞,它也讓太空旅程變得如此優雅、怡人與高貴,從此以後,科幻電影配樂再也不一樣了。

大師以《藍色多瑙河》作配樂,讓太空旅程感覺起來有如家常便飯,平凡簡單,在他眼中,在未來世界的太空旅程也許真的也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換而言之,使用這音樂反而是一種很優雅手法去暗示在未來世界,太空旅行是不足為奇,就像現在坐飛機般平常。個人覺得,《藍色多瑙河》在影片中出現的確是很美,讓人覺得仿佛也跟著配樂飄了起來,令這樂曲從這一刻起,不僅是世界上最有名的waltz音樂,也成為最有名的太空音樂,Johann Strauss II大概做夢也想不到這一點吧!

交響曲詩篇因電影揚名

另外,《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樂曲的使用就更是經典的一次既存音樂運用在電影之上,有趣的是,這首交響樂曲在《2001:A Space Odyssey》之前,作曲家R. Strauss其實籍籍無名,大師選用了這曲的開場曲《日出》來做為電影的序曲,同時這段音樂也運用於兩個象徵人類進化的段落,分別是人猿的智慧被神祕石板開啟,以及最後Dave進化成「星之子」俯視地球的經典畫面上。

其實此曲是R. Strauss根據尼采的同名小說所譜寫的交響曲詩篇,序曲《日出》在氣勢上頗具開天闢地之姿,同時三個漸起的音符,三段重複性的,但氣勢逐漸拉抬的旋律結構,簡單點出尼采所謂「野獸、人、超人」的進化哲學思想,概念與《2001:A Space Odyssey》完全不謀而合,因此從一開始,此曲就是大師最重視的配樂曲目,他在電影一開場,即特意讓月球,地球與太陽排列成一直線,然後依序緩緩上升,太陽最後從地球身後浮出的氣勢,有如將音樂中的意象與氣魄完全影像化了,不論在影像上,氣勢上與精神上,影史都很難再找出比之更為精妙的既存音樂運用。

影片中所使用的配樂,雖然被歸為古典音樂,但創作的時間大多是比較近代的,至於在影片中最現代最前衛的音樂,則是實驗音樂家Gyorgy Ligeti的作品。Gyorgy Ligeti的音樂多混合人聲,詭譎前衛,懂欣賞的人不多,但大師卻是其中之一,而且更將這些音樂非常巧妙的運用在電影中,形成一種不可思議的氛圍與效果。他的作品充滿實驗色彩,在烘托一些光怪陸離的視覺景像時效果格外傳神,影片中後段Stargate的一段,就與Ligeti的音樂形成完美而驚人的結合,帶來一份奇異的音色與變化萬千的抽象美感,同時對日後科幻電影配樂的創作,也帶來深遠的影響。不過,Ligeti大概不在乎大師用了他的音樂,反而狀告到法院,說大師在電影裡把他的音樂給剪得面目全非,不過兩人最終和解,後來大師的電影仍然經常使用Ligeti的作品!

men’s uno Hong Kong
►► Facebook@mensuno
►► Instagram@mensunohk
►► men’s u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