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裂

下班後,他都會來到這裡,一間所謂只會招待會員的酒吧,說穿了就是現在開設得有如便利店般的"樓上酒吧"。

每天晚上的七時正,沒早沒遲,他都會來到這裡。

相對於一般的酒吧來說,樓上吧這個時間都不會有太多的顧客,而他正正是喜歡這樣。

不是不喜歡熱鬧,只是如果可以選擇,他更喜歡寧靜。




他心想,在旁人眼裡自己是個怪人吧。

一如每天的晚上,他一杯酒接著一杯酒的喝,但今天晚上卻有一點點的特別。

他看到一個人來到他對面的坐位前站著。

看了看載在手上的錶,才10時多一點,然後他再環顧酒吧的四週,發覺店子仍是冷冷清清的,沒有幾個客人。

說句實話,他著實不明白,也有點不快。

我又不是同性戀的,來個男的幹嗎?他心裡這樣想著。

正要開口說話,卻被對方先說了。

“暢,還記得我嗎?好久沒見了。” 男子笑,逕自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

他抬起頭看了看前面的男子,有點面善卻又記不起名字來,是認識的吧,不然怎可能叫得出自己的名字。

男子點了杯酒,燃起了煙。




“你真的變許多了。”

“是嗎?” 他不置可否。

兩年?三年?應該是那時之前的朋友吧。

“當然,不然你怎會連我是誰也忘掉。” 他笑。

他抬起頭,看著他。

良久,他終於記起身前的男子是誰,而跟著他又疑惑了。

“是你,但怎可能是你……”

酒精在作崇嗎?不然怎可能會看到他。

“我一直也在,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吧。” 他補充。

默言。




“新的生活過得好嗎?”

“不錯,起碼比過去的好多了。”

“嗯……” 他表情說出了心裡的懷疑。

“當然,在這兩三年間所擁有過的,是過去的一切的總和以上,怎可能會活得不好。”

“是嗎?” 他語氣帶點嘲弄。

“當然是,難道你會比我清楚?”

才出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你真認為能把生活上的所有事情加以量化嗎?你是知道答案的。”

他選擇以沉默作為答案,因為……他說出了事實。

嘆氣。




假如真的能夠量化計算的話,那便甚麼也不是了,不是嗎?

“你現在常說自己很快樂的,對吧?”

他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是事實的話,又何需常掛在嘴邊?”

他低下頭不想說話,因為無力反駁……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我嗎?那和問你自己不是一樣?”

話畢,眼前的他離開了,剩下他自己一個人在酒吧裡坐著……




###

齊˙歡暢,奧筆下最喜歡的故事人物。

還記得那個時候友人Middle在文章裡剛創作了個新的人物叫陳˙開心來寫故事,然後奧也鬧著玩笑的便寫了個齊˙歡暢出來湊湊熱鬧。
可以的話,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寫多一點關於齊˙歡暢的故事。


專頁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oku923/
圖片來源 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