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頭

在過去的大半年裡,他一直也是依靠著安眠藥才可入睡。

但在最近的一星期裡,他的好友又再次到訪了。

已是第五天了吧,連續的五天也睡得不好。

其實也很難說是睡得不好的,因為他根本就沒有睡過。

在較早的那些日子裡,每每把藥吃過,不消一會兒便輕易睡著的。

但在這幾天裡,就算把藥吃過躺在床上,只要一把眼皮合起來,就會想起妳。

是夜,他決定把安眠藥的份量加重,然而卻又一如過去的數天,也是睡不到。

次天,他把自己失眠的事告訴了友人。

[ 你說你與她何時分手的? ]

[ 今天剛好第365天,明天便是第366天,剛好一年。]

[ 嗯嗯,你這樣說,這可能是個好的兆頭呢。 ]

[ 失眠還是個好兆頭,不要傻話。 ]

[ 就是叫你要去找回她嘛。還有,說不定你一天不找回她,你就一天也睡不到,哈哈。 ]

[ 你可不要嚇我呢,我己累得快發瘋了。再說,就算我去找回她,你道她還會接受我,回來我的身邊嗎? ]

[ 這種事誰能保證,我唯一知道的是,你不做的機會便是零。 ]




回到家裡,他就在想著友人所說的。

真的是個好兆頭嗎?我該去找回她?

把藥吃過後,他終下了個決定。

他決定要去找回她。

而奇怪的,這天他竟很快的便入睡了,還作了夢。

夢裡,他看到她,那個他最愛的女人。

他還被責備,怎這麼久才能下到決心。

睡夢裡的他笑了…
..
.

故事完了?大團圓?

假如你有看到那天早報裡有這樣不起眼的一段,便不會有這個想法。

“中年漢疑因服藥過度,夢中猝死”




專頁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oku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