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寬

由廣播劇開始,到小說變電影到舞台劇,今天又回到了電影院。

還記得好些日子之前「小男人週紀」剛由電影搬到舞台劇時,曾有過這樣的一個節錄。

「今時今日,男人已經不小了!亦都不能小!世界在變,我們也不停地變,從前小男人是比較婆媽、容易進退失據,可是現在已經不再需要這種小男人,皆因只要你願意,甚麼也可以得到。」

「小男人週紀」算是八十年代其中很受歡迎的廣播劇,是由鄭丹瑞先生演所釋故事主角梁寬的故事。

與其說是是小男人,倒不如說是絕大多數男人的寫照來得更好。

年輕的時候感情進退失據,愛過的人太多卻沒有一個留得住。最後選擇寄情於工作,只因為那一個她離開時曾經對自已說過的一句話。

一轉眼十多廿年過去,沒了尊嚴的看似生活無憂,卻又是連想把女伴留在身旁一同起床的勇氣也沒有……




「小男人週紀3」這次作為賀歲電影從回新電影的大銀幕,除了一般的喜劇元素外,更會看到點點的沉鬱與欷歔。

其中讓奧印象最深刻是戲末的一小段,由鄧月平所釋梁寬的女兒不小心招惹了官非,回到家裡寬跟女兒說換件衣服便去跟老闆道個歉便沒事了,但女兒卻堅持沒有做錯便不應道歉,並把門關上把寬拒於門外。

「低聲下氣的道個歉到底有甚麼問題?!過去十多年來我每天的不停道歉,道個多少次歉,又有甚麼關係?!」

沒有咆哮也不是歇斯底里, 卻叫人觸動。




專頁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oku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