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暖

連續的數星期裡不斷被負面情緒襲擊著,他,選擇了放縱自己。

躺在床上的齊歡暢看了看在牆上的電子鐘,原來已是差不多零晨的時候。

隨便的換過了衣服便離開寓所往夜店出發……

“阿暢,今天怎麼遲了這麼多?今天想要喝些什麼?” 酒保用非常熟絡的語氣對他說。

由進夜店之後,齊歡暢的目光沒有一刻離開過舞池裡的女生,頭也沒回便應:

“嗯,晚了一點。喝什麼乜可以,就是要給我烈一點的。”

看了一會仍沒找到目標,齊歡暢決定先把光移離舞池,也看看這個認識不到一星期的酒保今天會弄些什麼新口味給他。

“仍沒有找到吧?先來試試這前Planet Hollywood最著名的特飲Terminator,
我把酒都雙份了。” 酒保不懷好意的說

齊歡暢看著眼前這藍色的液體,二話不說便把整杯酒喝光。

“還可以,能烈一點更好。”

酒保在聽到齊歡暢回應後像說了句什麼髒話似的,繼而又倒了另一杯酒給他。




喝過數杯酒後,不知是不是酒保真的把酒調烈了,齊歡暢少有的感覺到醉
意,也想起好友今早對他說的一句話:

“為了要轉變而轉變,其實心裡並不好過,如此又何苦­?如果每天分別在不同
的女生家裡渡過是真心快樂的當然沒問題,但你又不像是­?不要再只為燃燒
而燃燒了,沒意思的。”

沒意思嗎?齊歡暢心裡卻不認同。




心想,很多時候我們燃燒自己其實不是為了照亮別人,可以只是因為無聊、
因為寂寞、又或是只因為悶……

在那短暫燃燒自己生命的時間裡,為的只是讓自己變得耀眼一點,為了讓身體在夜裡能暖一些罷,怎會沒有意思。

隨即,他便離坐走到舞池裡尋找,尋找那讓他在今夜能暖一些的快樂……




###

齊˙歡暢,奧筆下最喜歡的故事人物。

還記得那個時候友人Middle在文章裡剛創作了個新的人物叫陳˙開心來寫故
事,然後奧也鬧著玩笑的便寫了個齊˙歡暢出來湊湊熱鬧。

可以的話,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寫多一點關於齊˙歡暢的故事。

專頁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oku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