囊括 Nick Knight 助手、BALENCIAGA 攝影師在內的 6 位從業者,都在用什麽相機?

攝影入門 101 課程正式開班!

作為時尚行業的從業者,我們習慣對著秀場上的模特、時裝雜誌內頁的視覺作品評頭論足,卻甚少機會真正關注天橋下、攝影作品背後的真實狀態,而這一切,都被無數從事時尚、藝術攝影的攝影師盡收眼底。攝影藝術一直以來都以獨特的視角和審美,深深打動著觀眾,除了從事攝影行業的專業攝影師,不少名人亦為此著迷,比如 Brooklyn Beckham 便已發表過影集,早前在 Met Gala 上擔任客席攝影師的 Frank Ocean,無論效果如何,作品也獲取了極高的關注度,順便也捧紅了手中那台 Contax T3 相機。曾有人說,攝影師最讓人著迷的能力,是為日常裏稍縱即逝的平凡一刻賦予美與意義,給予人視覺的張力,我們除了將目光放在時裝界已呼風喚雨的傳奇攝影師身上,在時尚和攝影都愈發民主的今天,我們更喜聞樂見那些新生代的攝影力量。

從為 BALENCIAGA 操刀平面廣告的攝影師,到 SHOWstudio 創始人 Nick Knight 的第一助理,再到旅居柏林、東京的中國攝影師劉樹偉和 Fish Zhang,曾為 HYPEBEAST 記錄無數時裝後台、街拍瞬間的 Ben Awin…… 他們正在以獨特的攝影風格征服千禧一代的關注,也逐漸在藝術界、時尚圈嶄露頭角。今天,HYPEBEAST 便以這 6 位攝影師的常用相機為契機,與他們聊了聊關於他們對於攝影器材的挑選、視覺風格的養成,以及如何通過自己的力量去定義當下的攝影行業。


Hasselblad 503cw 中畫幅

Recommended by:ROB RUSLING
Nick Knight First Assistant / 時尚攝影師

來介紹一下你用得最順手的相機吧?
Rob Rusling:我有兩台常用相機,一台是 Hasselblad 503cw 中畫幅相機,原本的膠片版本升級後的數碼版本,這是一台非常順手的相機,非常人性化的設計,給予了我好好拍照的動機。除此之外,實話說,我的 iPhone 是我用得最多的相機。

你是怎麽找到這部相機的呢?
Rob Rusling:Hasselblad 是我剛開始和 Nick Knight 合作的時候就接觸到的相機,我從前見過,但並沒有過與數碼相機直接的合作。這是一台古怪的相機,因為它有著膠片機的機身與鏡頭,實際上卻是數碼相機的運作方式。就像是某種數碼相機與膠片機結合實驗的粗暴結果。

Hasselblad 的設計目標是拍攝 120 張 6cm x 6cm 的方形膠片,你可以隨意擺放相機而不用擔心構圖的不平衡。然而,當時市面上沒有配備一款方形數碼顯示面板的相機,我們只能配合相機的角度調整身體姿勢,而有了這款 Hasselblad 我們就可以使用翻轉的數字顯示屏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科技性的變革,這意味著取景框的功能產生了轉移,自此我不用再辛苦地和相機取景框保持水平,而是使用翻轉的數字顯示面板。

這部相機好在什麽地方?
Rob Rusling:痛苦的是,大概四年前,我的右眼失明了,這不是我會去預想的事情,我也不想思考只有一只眼睛的攝影師會怎麽樣。然而,這代表著之後每當我使用傳統 35mm 膠片機或者其他帶有取景框設備的時候,我就必須用我的左眼來對準,然而大部分的相機都是為右眼慣用者準備的,這給我的使用帶來了麻煩,我對拍攝目標的指令經常被機身擋住。而當我使用腰部高度的取景器時,我向下看屏幕的時候仍然可以抽空與目標產生眼神交流。這真的非常重要,因為拍攝者與被攝目標的眼神交流是決定一張肖像照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我很享受這種交流的過程。

可以跟我們分享,你在 SHOWstudio 工作的一天是怎麽樣的?
Rob Rusling:我剛結束了在 SHOWstudio 和 Nick 的合作,入行成為 Nick 的助理的時候,我和他簽署一份 3 年的合同,過去的 3 年裏,SHOWstudio 一直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也十分幸運地見證了一些激動人心的、美好的、且啟發了我的事物。SHOWstudio 的工作內容千變萬化,沒有固定的工作模式,所以很難解釋它是如何運作的,不過當你成為一群真正獨立、有創造力的團體中的一部分,你會慶幸自己的夢想和職業完美結合,Nick 是最好的老師。

跟 Nick Knight 工作壓力會很大嗎,你們之間的交流更偏向於互動型的還是指令性的呢?
Rob Rusling: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有時候我和 Nick 的做法並不同,但是這很正常。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攝影的美妙之處就是不同的攝影師可以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來詮釋同一個目標,盡管器材都一樣。事實上,我最近看到 William Klein 使用了他在 Henri Cartier Bresson 那買的相機,完成了全部街拍作品,而你可以看到之間的區別。

我和 Nick 的交流幾乎總是交互的,Nick 喜歡待在富有創造力的人群裏,我們的關係不止於共同完成一項工作,作為第一助手,我要理解他創作過程中的想法,並且想辦法如何實現,我必須成為創作過程中有建設性的一員。當 Nick 的第一助理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它改變了我的工作以及看待世界的方式,教會我如何平衡工作與想象,要有遠大的夢想,也要做好為之奮鬥的準備。

在攝影行業浸潤多點,你依舊保持初心嗎?
Rob Rusling:每當我拍照的時候,我都懷有第一天愛上攝影的熱忱,對於我來說,靜態圖像有一種詩意的魔力,動態攝影尤甚。某一瞬間光影的存在,盡管沒有人看得到,但是存在於我的腦海中以及相機裏,攝影是一種神奇的媒介,你可以使用膠片機、繪畫、掃描或者數碼相機,方式並不重要,而那種突顯歷史、引人入勝的能力,至今我都覺得很神奇。


Linhof 4×5 Master Technika Metal
Field Camera Format

Recommended by:BUCK ELLISON
獨立攝影師

你用得最久的相機是哪一部?
Buck Ellison : 我用得最久的相機是一台 Linhof 4×5 Master Technika Metal Field Camera Format,它產於 1965 年,但至今仍然品相很好,拍出來的相片也很好看,我從學校畢業就開始用它來拍照了,時間跨度大概是從 2011 到 2014 這三年。

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並決定將它當成自己的職業來發展的呢?
Buck Ellison:我 15 歲的時候就開始接觸攝影了,當時我還是一個高中生,但是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導師,對我的攝影之路產生了很正面的影響,她叫作 Jennifer Rosenberg,a Bay Area-based artist。

你之前幫 BALENCIAGA 拍了一組非常特別的平面廣告,跟 Demna Gvasalia 合作的感覺怎麽樣?
Buck Ellison : 那次的合作讓我感到很榮幸,合作的契機其實是 Demna 看到了我的作品在 Art Basel 上展出,於是他聯繫到我問我可否幫他拍一組 Campaign,不過有意思的是,拍攝時遇上髮型師 Holli Smith,我 18 歲那年她經常在自己的公寓幫我剪頭發,在那個場合再次遇到她感覺很有趣。

你會如何通過攝影作品,去向觀眾傳遞與社會價值有關的訊息呢?就拿「Images of Middle Class」來說,似乎就與種族歧視有關。
Buck Ellison:對於種族歧視的話題真的是怎麽都說不完,作為白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種族歧視的環境下受益,而我的責任就是為挑戰這個狀況、同時通過攝影工作去發聲。
我的工作其實是在研究永遠存在於身邊的那些不平等的社會機制,我們的國家存在很多不平等,一些經濟學家估計,國家 50% 的財富掌握在 5% 的美國人手裏,而現在是時候去監管這些人了,不僅僅是依靠文字去記錄。

攝影在你的生命之中扮演著什麽角色?
Buck Ellison : 我一直以來都對攝影無比熱愛,儘管我攝影的主題幾乎都和我的陳述相悖,在一個看似民主的社會中,人們會對特權階層的運行機制閉口不談,我想描繪的主題經常被隱藏起來,不過相機的「捕捉」和「曝光」的能力感讓人熱血沸騰。


makina 67

Recommended by:SHUWEI LIU
獨立攝影師

可以分享一下你與這個相機之間發生過的一些特別的經歷嗎?
劉樹偉:我發現每次一背著它走在街上,就會有人來找我說話,還由此認識過非常聊得來的朋友。

你對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什麽?拍攝過程中有發生什麽值得分享的故事嗎?
劉樹偉:《Visible Darkness》這個系列就是用這台相機拍的。其中有一張長時間曝光,大概 5 分鐘,我沒有親眼看到流星,但它替我看到了。

它比起你的其他相機,好在什麽地方?最打動你的地方在哪裏?
劉樹偉:它硬朗簡約,完全符合我的審美,而且可以把鏡頭收進來因而非常節省空間。

為什麽當時想到去柏林?柏林的俱樂部文化、青年文化等各類元素,有沒有對你的攝影風格產生什麽影響?
劉樹偉:其實我並不允許柏林在某些方面構建我,它不會直接影響我的風格和主題,我的創作也已經更多元,涉及到視頻,視頻裝置了。搬到柏林,主要是需要去到一個冬天讓我紮實沉澱思考的城市,還有讓自己可以堅實地減少消費。

膠片有著數碼相機所無法比擬的溫暖和質樸,但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這也是你一開始就選擇使用膠片相機拍攝的原因嗎?
劉樹偉:膠片可以後期,其實跟繪畫一樣,我有照片整面墻是我從白色「畫」成紅色的。選擇膠片,還是因為它的一些無法被數碼取代的特質。

我們看你的作品,會覺得像一幅油畫,你對色彩、質地、自然光以及人物情緒的捕捉都很精準到位,你在拍攝的時候會傾向於使用怎麽樣的自然光?
劉樹偉:我覺得跟很多攝影師一樣喜愛柔和的陽光,但我也喜歡夜晚曖昧的,捉摸不定,可以由我去自由定義的光線。

有了解到您之前參與了一個關於中國亞文化的項目,您認為中國的亞文化其實是什麽樣的呢?
劉樹偉:我其實並沒有具體拍攝關於中國的亞文化項目。只是在上海的時候,跟好幾個音樂人都有視頻、音樂、專輯封面上的合作 – 例如,osheyack、Hyph11e 及 scitti 等。中國的亞文化沒有什麽歷史負擔,蓬勃生長,什麽都在吸收,蠻有意思的。但我會希望它能承載更多,也有稍微多一點的訴求。


Contax T2 Compact Film Camera
Carl Zeiss Sonnar

Recommended by:FISH ZHANG
獨立攝影師

你是在哪兒找到這部相機的呢?
Fish Zhang:我一開始對技術並不熟悉,Contax 是傻瓜機嘛,我用了它大概有三、四年,跟我開始攝影的時間差不多,選擇這部相機是因為朋友任航影響了我,他是用 T3 的,但是 T3 對我來說有點太貴了,所以就選擇了 T2。

同時也跟我想要什麽樣的相片有關,我不需要相機本身有很多功能,主要還是看鏡頭,機身我是從日本的二手商店裏面淘回來的,但是鏡頭我會在 Flickr 做詳盡的搜索,我會去搜鏡頭拍出來的樣片以及網友的評論,看看那些照片的質感是不是我想要的。

市面上有很多膠片機,而比起其他相機,它好在什麽地方?在挑選相機性能方面你會最注重什麽?
Fish Zhang:它的好處是簡單,功能其實不是很多,對於一開始接觸攝影的人來說,功能太多的相機你會有點不知所措,反而你在有限的選擇裏,你就會知道自己該從哪裏開始。

從拍照到沖洗,你作品產出的周期會有多長?
Fish Zhang:我會根據不同的拍攝方式、使用的底片、相機,來決定是否直接掃描底片,還是自己在暗房彩印,掃描底片的過程很快,通常當天或者第二天就可以拿到照片。彩印的話比較耗時,但是我很喜歡暗房彩印的過程,有的時候可能一張照片就可以耗上一天,也有可能半小時就可以出一張照片。

你是怎麽發掘自己獨特的攝影風格的呢?
Fish Zhang:一開始我對於攝影美感的基本感知上,有很大程度的影響都來自於任航,而且那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不是說我看到他拍的某組照片很漂亮,然後我去照搬,而是漸漸地融進去我的潛意識裏,到後面自己越拍越多,看的東西越來越多,漸漸也開始有了自我的風格。

當時為什麽會想到搬去日本,以及開始走上攝影這條路?
Fish Zhang:我一開始並不是學攝影的,而是在倫敦學傳媒,我有一部相機,但我只會用來拍一些生活照,任航的攝影風格確實很有個人的特色,他也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但我沒有刻意地去學他,我還是希望有一些自己的東西。

後來我搬去日本,他來日本找我玩,他開始拍一些很生活化的照片,比如朋友結伴出遊、我們爬樹的瞬間,玩的很開的瞬間…… 他以前是不會拍這些照片的,而我是被那個時候的他,以及那個時候他的轉變所影響,因此我自己也開始正式地拍照。

你的作品大多以展現獨特的女性美為題。女孩們在鏡頭底下展現出自由而動人心魄的真實,這些畫面是你的預設還是她們的自然發揮?
Fish Zhang:我其實不會太過預設他們的表現,但我承認我找的女孩都有你所說的一些特質,我會被這一類女生吸引,而我自己其實也屬於這類型的人,所以我拍照的時候也會有一些條件反射。
我不太喜歡將每一件事情都計劃得很完美無缺,而希望在拍攝的過程中產生不一樣的「化學反應」,尤其我用菲林,當下是看不到我拍出來的東西是什麽樣的,但我會期待當我拿到相片時候的那種驚喜,當然,也不完全是臨場發揮,我也會給(模特兒)一些動作上的指引,在那個基礎上讓她們自由發揮。


Canon 5D Mark 4

Recommended by:BEN AWIN
街拍攝影師

請問您最常用的相機是什麽型號?以及你選擇鏡頭的標準是什麽?
Ben Awin:如果是拍攝街拍的話,我習慣使用一台 Canon 5D Mark 4,配一個 70-200mm F2.8 的鏡頭,如果是時裝秀後台的話,會為適應昏暗環境而採用 50mm 1.4 鏡頭。

你是怎麽想到買這台相機的?
Ben Awin:一直有很多人推薦 5D Mark 4,在經過一番研究之後我覺得這是最完美的選擇,當然 Canon 1DX Mark 2 也是一個替代的選擇,儘管這些相機都貴得很,不過他們確實可以拍出高質量的相片,在完成拍攝工作一天之後,你就會發現你所捕捉的瞬間是物有所值的。

在挑選相機性能方面你會注重什麽?
Ben Awin: 我比較擅長拍攝街拍,所以相機的幀率(每秒顯示幀數)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特別是在捕捉拍攝對象動作的時候。

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你最滿意的作品嗎?
Ben Awin:我覺得今年倫敦時裝周的拍攝是我迄今為止最滿意的,這些作品都是用 5D Mark 4 完成的。

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的呢?
Ben Awin:我從 15 歲開始就會參加一些大大小小的時裝發布會了,我覺得能夠用相機去記錄時裝時刻的風格和氣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除此之外,我的父母都是從業超過 30 年的專業攝影師,我覺得他們給我的攝影之路營造了很好的成長環境。


Sony Cyber-shot DSC-RX1

Recommended by:BROOKE DIDONATO
獨立攝影師、視覺藝術家

您是什麽時候購入這部相機的?
Brooke DiDonato:我在 2013 年購入了這一部相機,當時的我真的厭倦了每次出門都要背一大堆器材,特別是出遊或者與朋友見面的時候,於是我開始尋找能滿足我拍攝需求但又便攜的相機。


您為什麽喜歡這部相機,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背後的趣事嗎?
Brooke DiDonato:Sony RX1 可以自動對焦,而且鏡頭內置,方便攜帶。雖然我也有別的設備,但這一部是我在個人日常拍攝中最常使用的。我對相機的感光性能要求很高,能拍出高質量且不失真的照片,於我而言十分重要。有了這部相機之後,我的工作狀態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因為我的機動性更高了,看到想要拍的東西,我可以馬上捕捉下來那個瞬間,而不是像之前那樣,需要折返拿到相機後再進行拍攝。

您以前是一名記者,但現在是一名攝影師和藝術家,能否與我們分享一下您職業變化背後的故事?
Brooke DiDonato:從記者變成攝影師,這個轉變其實是很自然的。在我當記者的時候,同時也會拍一些東西,因為我一直很喜歡攝影和藝術,然後我逐漸的發現,大家對我的作品也很有興趣。不過轉型成為全職攝影師其實也花上了好幾年的時間。

您的攝影作品中對顏色和光線的使用令人驚嘆,您的創作靈感從何而來?
Brooke DiDonato:我在俄亥俄州長大,地處美國的中東部,以鄉村為主,現在我常駐紐約,最初來到這兒是為了尋找新靈感,但再當我回到家鄉之後,我竟然發現這些我從小看到大,習慣的了東西,其實有它獨特的美。我的色彩靈感很多都源自於我外婆和爸媽的房子,那種典型的美國中部裝修風格。
光線的使用方面,我一般都採用自然光,因為我的照片都是在自然背景下拍攝的,所以我想最高程度還原其真實性。所以即使我需要借助外部光源,也會用最自然的方式來呈現,並保持我攝影風格的統一性。

您的攝影作品中,人的肢體呈現方式別具特色,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你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嘗試這種風格的嗎?背後是否有什麽隱藏的含義?
Brooke DiDonato:首先,我對人體和人本身都很有興趣。人體在鏡頭中的表現方法和其所占的比例也很講究。於我而言,這也是一種,把日常生活中再尋常不過的東西,變得有意義的方式,這是關於角度的改變。

ILLUSTRATOR ENID/HYPEBEAST



更多文章:

超大型內容擴充!PS4《Monster Hunter World: Iceborne》故事預告釋出

Brabus 打造 Mercedes-AMG G63 全新改裝「Shadow」及「Black Ops」車型

HYPEBEAST

Facebook@HYPEB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