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奮、骯髒、愚笨」愛因斯坦這麼形容中國人

余宗翰

(圖片取自pixabay)

 

愛因斯坦除了是偉大的物理學家,且一直被視為人道主義者、反對種族主義的指標人物,但近日一本集結其部份日記的書《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揭露了他在亞洲遊歷時對中國人的評語,部份評語與其反對種族主義的光明形象有所牴觸。

 

愛因斯坦於1922年10月至1923年3月期間曾與妻子遊歷亞洲、西班牙和巴勒斯坦,他於日記中寫下他對中國人的印象:「勤奮、骯髒、愚鈍」(industrious, filthy, obtuse)。

 

愛因斯坦日記中寫下他對中國人的觀察:「中國人吃東西不坐在長椅上,而是像歐洲人去樹林如廁時般蹲下,安靜、拘謹。(中國人)即便孩童都無精打采,看起來愚鈍。」另外,對於中國人追求「多子多孫」的概念和其繁衍能力之強大,愛因斯坦表示:「若中國人取代其他所有種族,那真是可惜。對我們來說,光是用想的都感到難以言喻的沮喪。」

 

根據《自由時報》,《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一書由加州理工學院愛因斯坦論文項目的高級編輯兼副主任Ze'ev Rosenkranz整理、翻譯,他指出,愛因斯坦認為外國種族是威脅,此為種族主義思想的特徵之一。他又提到,愛因斯坦在日記中確實發表了很多種族主義和非人性化的評論,其中一些讀起來令人不舒服,與愛因斯坦人道主義的形象形成對比。

 

愛因斯坦去了中國的哪裡?做了什麼?

 

據《BBC》報導,1920年代愛因斯坦應邀前往日本講學,來回兩次皆短暫停留於上海。根據上海檔案館的「上海檔案信息網」,愛因斯坦夫婦第一次在1922年11月13日抵達上海。日本方面派員陪同愛因斯坦夫婦瀏覽市容、並在「一品香」吃午餐,也去聽了昆曲。同年12月31日下午,返歐的愛因斯坦再度抵滬,逗留至次年1月2日,期間曾在當時的工部局禮堂做有關相對論的演講。

 

愛因斯坦生在德國,但15歲就隨父母移居義大利的米蘭,隨後在瑞士蘇黎世聯邦工業大學讀書且加入瑞士國籍。1914年愛因斯坦返回德國擔任普魯士科學院院士和威廉皇家物理研究所所長,至1932年遷至美國定居。

 

雖然愛因斯坦居住時間最長的國家是德國與美國,但他對此兩國都曾做了嚴厲的批判,特別是出生地的德國,他對納粹軍國主義抨擊十分激烈,以致德國沒收了他在德國的財產,也禁毁了他的著作,甚至懸賞兩萬馬克要他的性命。二戰結束後,愛因斯坦又公開反對種族歧視,並反對美蘇冷戰,抱著如此與美國當局對立的立場,愛因斯坦在1954年3月被麥卡錫議員公開斥責為「美國的頭號敵人」。